沙巴体育-首页

                                            来源:沙巴体育-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28 17:01:56

                                            卢传坚指出,当前中医药常规未纳入国家传染病防治体系,国家也未建立中医药防疫研究体系,全国所有的传染病医院没有一家是可以收治传染病的中医院和研究传染病的中医研究机构,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中医医疗机构只能以协作单位的方式参与部分临床和研究工作。

                                            徐镜人建议国家扶持、促进中医药创新药研发,以及具有临床价值优势、安全有效的中医院内制剂开发,鼓励开展中药上市后的临床循证医学研究,大力保护中医药传统产品与工艺。

                                            全国人大代表张伯礼院士表示,如果能从制度上、体制上、机制上把中医药融入到传染病防治体系中以及整个重大疾病救治体系中,中医药的发展会更加主动,建议把中医药的相关内容纳入《传染病防治法》。

                                            “港版国安法”一旦通过,会在香港内外引发何种影响?刘兆佳指出,这势必将在港内激起部分激烈的反弹,不排除一部分人采取极端的“抗争”手段;但另一方面,中央借此展现出的决心和意志也会改变一部分反对派的心理预期,未必不利于香港局面的扭转。

                                            中医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起到了重大作用,中药的临床有效性被证实。在全国两会到来之际,针对中医药如何更好地为公共卫生服务以及后续如何促进行业发展,多位全国两会代表提出了相关建议。

                                            张智龙还呼吁,尽快修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增加发挥中医药作用的相关规定,以更好地落实《中医药法》,畅通中医药参与疾病预防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的渠道,为发挥中医药的预防和应急处置,提供人、财、物的制度保障。

                                            为此,全国人大代表、晨光生物科技集团董事长卢庆国也提出相关建议,如建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公开标准、统一标准基础上,从政策上鼓励各配方颗粒品种生产流通,并出台政策鼓励每个生产企业,依据自身实力,做几种最擅长的中药颗粒产品。从原料基地建设,到生产工艺的研究、管理提升及产品销售,做大做强,与此同时出台鼓励政策支持中药配方颗粒企业将药渣做好分类,并进行综合利用研究,鼓励在医药、食品、饲料等行业应用。21日晚,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议程公布,会议将审议《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决定(草案)》议案。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2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部被港媒称为“港版国家安全法”的法律的订立,并非仅意在平息香港自身的乱局,更旨在防止香港问题对整个国家构成安全威胁。这一行动意在向外界释放明确信号:中国政府在捍卫主权和国家安全等基本利益和原则时,“将不惜一切代价”。

                                            刘兆佳同时认为,“港版国安法”通过后,美国借《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中国发难的可能性也不小。但他提示称,去年美国通过该法案,本质上也是一种对中国到底有多大勇气的“试探性威胁”。“现在中国恰恰是以香港问题为例,向美国释放出明确信息:在涉及国家主权和政权安全的问题上,中国决不可能让步。这一强烈信号同样是对台湾当局和其他海外分裂势力的一种严肃警告”。【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据美媒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日在记者会上再次攻击中国的政治制度,还在新冠肺炎疫情、台湾、香港等问题上诋毁抹黑中方。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1日回应称,和以往一样,蓬佩奥还是信口雌黄,他的言行把一个极端不负责任的政客形象体现得淋漓尽致,不过他散播的谎言在国际上已经破产。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卢传坚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卢传坚表示中医药对防治传染病具有独特优势,从长远来看,建议把中医药常规纳入国家传染病防治体系,让中医药这一瑰宝发挥更大作用。

                                            刘兆佳对《环球时报》表示,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香港的乱局仍在继续且看不到逆转迹象,而美国遏制中国的力度则不断增强,把香港用作打压中国“棋子”的意图日益明显。面对这一严峻局面,中央亲自出手处理香港乱局的迫切感和决心已更加强烈,并已评估过做此决断的各种利弊。他同时透露,从去年底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中已可看出中央对解决香港问题的强烈决心,只是当时中央对采取何种具体方式尚未有最终决断。